• 学业杂志社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是毁灭亦是巅峰——浅析话剧《建筑大师》

时间:2019-06-04 来源:《学业》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挪威话剧大师易卜生在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关头,创作出了《建筑大师》这出话剧作为他人生的写照,但是据说在他的手稿中人们发现了大量的错误和修正痕迹,看得出来这是易卜生的仓促之作,但是不可否认,这部话剧在引起各界观众争议的同时也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著名话剧导演林兆华在《哈姆雷特》、《浮士德》和《等待戈多》等多部作品之后,这一部《建筑大师》能否被他成功解构?答案是肯定的,林兆华导演的《建筑大师》,无论是在表演、舞台设计还是灯光设计等专业角度,都有着出彩的高度。

  首先,从表演者的身份来看,陶虹和濮存昕都是有着丰富舞台经验的优秀演员。荧屏之中和舞台之上的濮存昕都极力追求一种自然的表演创作状态,这时的演员是不仅仅是在“演”一个角色,而是一种将自我对角色的理解与诠释、角色的性格、情绪的感染力与艺术手段相结合的一种运用。濮存昕在理解角色索尔尼斯灵魂的基础上,通过外在的表现形式来突显外化人物的个性与心理,包括声音和肢体语言、道具和特定的表情以及标签式的动作等等。比如濮存昕躺靠在鲜红的坐椅上,一声比一声高昂的叹气在一开始就将观众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他的身上。濮存昕的表演看似随意却有着微妙的节奏,将一个建筑大师傲慢却又无奈的形象拿捏的非常准确。濮存昕半卧在座椅上时,是直面观众的,这时,他几乎是毫无动作的,只是时不时的说着台词,有时是对白,有时则是轻声低语。人物的精神情绪在台词微妙的节奏和他眼神细微的波澜中表达得淋漓尽致,清晰地传递到了每一个观众的内心之中。他将索尔尼斯有些神经质的对欲望的精神躁动与傲慢慵懒的外在形象进行了一个完美的融合。很明显的,濮存昕绝对是认真的研究过索尔尼斯这个角色的,他用自己的专业素养将这个人物层层剥茧,细致的感受到了索尔尼斯的人物性格与人物形象,用自己的动作与精神世界对索尔尼斯感同身受,但在表演时,他却又可以客观的从角色中抽离,不带有丝毫个人色彩的演绎这个角色,这在表演中对于演员来说是很高的要求,但毫无疑问,濮存昕在演绎索尔尼斯这个角色时成功的做到了。而相对于濮存昕表演时的“静”,陶虹对于希尔达的演绎始终是“动”的,是如同火焰一般的炽热,希尔达这个人物本身就像一个“闯入者”一般,打破了原本的寂静,出现的神秘又突然,诱惑又危险,就是因为她的出现使得这个沉睡多年的国度,隐藏已久的秘密被一层一层的揭开,走向的巅峰亦是毁灭。为了更好的展现这两个主要人物之间的角色关系,在整部剧的前一个小时,两个角色几乎都是没什么大动作的,沉寂的如同一滩死水一般,而随着希尔达这个角色一步步的深入,将大师的内心世界一步步的剥开,使其本身的欲望得到了一个释放与暴露。渐渐的,演员的表达变得越来越强烈。林兆华导演通过对剧情进程的设计,以及对于演员几乎是半侧身,面向观众的站位安排,将观众的内心感受随着人物性格的转换一步步的被激发,形成了最后爆发时的相互呼应。

  其次,从舞台设计上来看,整部话剧的舞台布置无异于是不符合传统的。作为戏剧大师易卜生人生中的最后几部作品之一,它融入了更多的涵义和寓意,在表达难度上可见一般。但是,在林兆华导演的舞台上,他用十分简约、空旷的舞台设计,给观看话剧的观众们带来了一种奇特的的空灵感,一反常态的增添了观众观看话剧时的理解难度,这种不符合常理的空灵感,却并不是一种毫无道理的,一头雾水的表达,它反而更好的表现出了这部话剧的深层含义,也成功的将观众带入进了戏剧之中。演员在舞台上尽可能将自己投入到角色的诠释里,但也能够随时从角色中抽离,冷静客观的外化人物的内心世界,这十分逼近了林兆华导演所试图营造的那种疏离空灵的氛围。而在舞台设计上的所有细节,也都服从于这一目的:层次分明的黑白色差,将统一完整的空间割裂开来;一把红色的单人座椅,成为整个舞台上唯一的亮点背景;再加上一张放着酒杯的桌台,一个斜靠着桌台的花环,一个可以容纳次要角色出入的凹陷下沉空间,这就形成了整个舞台的全部。整部话剧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转场设计,时间、空间的转换完全都依赖于观众的想像与演员的表演。最后,导演仅仅只用一个舞台布置的转换就将戏剧推向了高潮时刻,在挡板打开之后,早就置于舞台后放的一架高耸漫长的阶梯直逼整个空间的顶端,所有的观众们都等待着这个有着“恐高症”的建筑大师索尔尼斯的攀登。

  此外,灯光的设计也是这部话剧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灯光之于舞台,就如同一个指挥者一般,引领着观众们的视线,带着观众们一步步的了解整部剧的人物关系。尤其是在如此空旷的一个舞台上,灯光的设计就显得尤其的重要了。重点的单人光束,交代角色的出场和主次关系;灯光的熄灭,象征着人物的命运走向以及最终的结局。大师登上高塔之后,灯光渐渐地变暗,建筑大师最终走向了毁灭,但是毁灭的只是他的身体,他的精神却达到了巅峰。对于除大师外的第二视角来说,这无疑是黑暗的时刻,然而对于正在攀登的大师来说,他却正向着光明和自由走去,可以说,他也完成了自我的解脱与释放。

  《建筑大师》被后世认为是戏剧大师易卜生的一种回忆,是他对自己一生的总结和批判。一个功成名就的建筑大师却丧失了对生活的希望,曾经的梦想也随着对现实生活的失望而消失,他畏惧,他沉寂,他低迷……然而伴随着一个充满活力的少女的到来之后,他最终沉睡了多年的抱负与期盼却重新爆发了。欲望与理想,生命与精神在同一时刻达到了巅峰,而这种巅峰对于建筑大师来说,既是毁灭亦是巅峰。

《学业》杂志是由学业出版社主办、神州杂志社协办、学业杂志社编辑出版 ISSN刊号:2305-7599   国内刊号:CN 11-4461/I   邮发代号:2-871
学业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