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业杂志社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试论“三言”中的妇女主题

时间:2019-11-20 来源:《学业》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冯梦龙在他编写的“三言”中,从不同角度,比较全面地反映了那个时代广大妇女的生活和心态,描绘了她们的优良品质和聪明才智,表现了对妇女问题的深切关注。这在当时的文化背景下,有着值得肯定的进步意义。

  【关键词】“三言”;妇女主题

  妇女问题,从来都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自有文学史以来,许多作家都创作过反映妇女生活和命运的作品,塑造了不少动人的妇女形象。晚明杰出的通俗文学家、短篇小说艺术巨匠冯梦龙便是其中之一。可以说,在反映妇女主题的问题上,冯梦龙既是前人优良传统的继承者,又对后代作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1 从不同角度肯定和赞颂妇女的聪明才智与过人见识

  “男尊女卑”“女子无才便是德”是封建社会束缚女性的主要思想,在这种思想影响下,妇女被视为男子的附庸品和传宗接代的工具,很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参加社会实践的机会,更无施展才能的场合,从而形成了男子在才智上高于女子的表面现象。基于此,冯梦龙在“三言”的不少作品中,一反“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传统观点,塑造了不少可敬可爱的女性形象,从不同角度,肯定和赞颂了妇女的聪明才智与过人见识,描绘了她们具有丈夫气概的肝胆相照的壮烈行为,用生动鲜活的艺术形象驳斥了“妇人见短”“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等谬论,大胆为妇女正名,显示了朴素的民主主义思想和进步的妇女观。

  《苏小妹三难新郎》(《醒世恒言》卷十一)塑造了一个男权社会里的大文豪都非常钦佩的巾帼才女苏小妹。她不仅才华出众,而且谈吐不俗,十岁便能做“词意俱美”的诗。这说明,只要有受教育的机会,女子也能学得出色。小妹的哥哥——杰出的文学家苏东坡也很钦佩她的才华:“吾妹敏悟,吾所不及!若为男子,官位必远胜于我矣。”本篇的可贵之处,在于塑造了苏小妹这个才华不亚于男子的女性形象,充分肯定了她的才华和智慧,并从参政角度触及了封建社会在男女地位上的不平等现象,直接为女子的地位鸣不平,表现了渴望男女平等的进步意识。

  在封建社会,人们习惯在“丈夫”之前冠以“大”字,在“女子”之前冠以“弱” 字,似乎“大丈夫”定能顶天立地,“”弱女子只能任人宰割。但在“三言”中,女子不尽是任人欺凌而只知道逆来顺受的弱者了。《万秀娘仇报山亭儿》(《警世通言》卷三十七)中的万秀娘就是不受欺凌、立志报仇的女性。大难当头,她临危不惧,闻变不惊,在仇敌面前强颜奉承,凭自己的胆识和才智与其巧妙周旋,以便伺机报仇,终于惩罚了凶手。作者对她的胆识和毅力表示了称赞:“生报仇万秀娘坚忍。”

  2 热情肯定妇女对自主婚姻的执著追求

  以爱情为基础的自主婚姻在古代是不多见的。正如恩格斯所说:“古代所仅有的那一点夫妇之爱,并不是主观的爱好,而是客观的义务;不是婚姻的基础,而是婚姻附加物。”封建社会的道德观和婚姻观都在束缚着妇女的人身自由和爱情婚姻自由。生活于晚明时代的冯梦龙,受到“异端之尤”李贽为代表的进步文化思潮的熏陶和汤显祖及其《牡丹亭》的影响,接受新兴市民阶层思想意识中的进步因素,提出了“男女相悦为婚,此良法也”,主张女子自择佳婿,并以赞赏的态度塑造了不少大胆追求自主婚姻的新女性。

  “三言”中的一些未婚女子勇敢地冲破了封建礼教和婚姻制度,用进步的思想意识选择自己的终身伴侣。《宿香亭张浩遇莺莺》(《警世通言》卷二十九)中的李莺就是一个大胆追求自主婚姻的新女性。她对自主婚姻的追求,全部包含在她那坚定而勇敢的性格之中。她自幼爱慕邻居青年张浩,趁家人外出之机,来到张浩园中,表达了自己的“素心”,与张浩约定终身。后来当她得知张为父所逼与孙氏定亲,自己面临被抛弃的命运时,她既不哭哭啼啼、抑郁自尽,也不屈从于命运的摆布,而是镇定自若地向父母说明了情况,以“此愿若违,含笑自绝”的方式得到了父母的支持。然后,她来到县衙,递上状词,把她和张浩未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私约,大胆地陈诉于官,以“文君心喜司马,贾午志慕韩寿,此二女皆有私奔之名,而不受无媒之谤”,名垂青史自比。认为在爱情婚姻上应当“所归得人”“礼顺人情”。这样,李莺凭着她的才智与雄辩赢得了胜利。《张舜美灯宵得丽女》(《喻世明言》卷二十三)中的刘素香,也是个具有叛逆精神的新女性。其敢作敢为,大胆追求婚姻自由的勇气和魄力,在编撰者的艺术描绘中得到了生动的表现。她不但机智地自择佳偶,而且不以财势作为衡量男人的标准。为了“免使两地永抱相思之苦”,她毅然决然地和意中人私奔,虽然途中失散达三年之久,但二人都能彼此思念,矢志不渝,终于幸福地团聚了。

  恩格斯说过:“由爱情而结合的婚姻被宣布为人的权利。”上述女性正是在争取做人的权利中,显示了她们超越前人的性格力量,正因为她们具有前人少有的积极主动的精神和大胆勇敢的气概,她们才决定了婚事发展的方向。一旦自己的婚事受到阻挠,她们不是自叹薄命或屈从于别人的摆布,而是凭着自己的力量进行抗争,最终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她们那种建立在彼此“爱慕”“相悦”基础上的自主的幸福婚姻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方面。

  3 多侧面地反映妇女的不幸遭际和悲剧命运

  封建社会的女性,封建礼教对她们的要求非常苛刻,这使她们在情感和精神世界里,要承受比男子更复杂、更细致、更具体的折磨,甚至经常在被损害、被屈辱中生活,无数善良无辜的妇女被吞噬了生命。作为一位体恤人民疾苦的进步文人,冯梦龙在妇女苦难史上倾注了自己大量的情感和笔墨。

  如《崔待诏生死冤家》(《警世通言》卷八)就深刻地反映了下层妇女璩秀秀的悲惨命运。咸安郡王相中了秀秀的手艺,把她买到郡王府里当养娘。她为了能和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趁机和崔宁逃到外地过起了自食其力的生活。然而,在那个不容她获得自由幸福的社会里,她的行为已违抗了现存的封建制度和封建秩序,所以,郡王发现他们后,将秀秀活活打死,把崔宁罪杖发遣。《闹樊楼多情周胜仙》(《醒世恒言》卷十四)则形象地揭露了封建婚姻制度和家长制给女性造成的悲剧命运。周胜仙爱上了开酒店的范二郎,但她父亲嫌范二郎门第太低,认为这是“辱门败户”的勾当。为了攀高结贵,他坚决阻挠女儿的婚事,一手造成了女儿的爱情悲剧。《赵太祖千里送京娘》(《警世通言》卷二十一)通过赵京娘的命运,把批判的锋芒指向封建道德和传统观念的深层积淀中。京娘被强盗掳掠而去,幸遇赵公子相救,送回家中。可她的父母、兄嫂却按世俗的偏见——男女同行必有私情,对她的贞操表示怀疑,用冷言冷语奚落她、挖苦她,使她有口难辩,非常痛苦。为了表白自己的贞节,她竟然自缢而死。

  总之,“三言”中描写妇女生活的作品,通过众多女性的不同遭遇,从广阔的范围内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妇女的人生遭际与悲剧命运,既写出了她们深重的灾难和沉重的悲哀,又写出了深刻的社会根源。由此,我们认为,“三言”不仅显示了冯梦龙思想中的民主主义因素,也显示了他对妇女问题的关注,对女性的深切关怀和同情。

  参考文献

  ﹝1﹞邓声国.“三言”“二拍”中的女性形象探析﹝J﹞.玉林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

  ﹝2﹞张锋军.“三言”中的女性形象分析﹝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

  ﹝3﹞姚树穎.“三言”中的女性形象和冯梦龙的妇女观﹝J﹞.乐山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

相关信息
《学业》杂志是由学业出版社主办、神州杂志社协办、学业杂志社编辑出版 ISSN刊号:2305-7599   国内刊号:CN 11-4461/I   邮发代号:2-871
学业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